家中的淫兽

2016-06-07     WoKao     检举     收藏 (22)

我出生不久后,父亲在一宗交通意外不幸过世。遗下母亲和我们姐弟三人。母亲虽在银行工作的薪俸也不差,但独自挑起这头家也甚感吃力。

直至姐姐们出外工作后,家境才比较好转。

故事起始于大约一年前。大姐那年二十五岁,比我足是大了九年之多。巳外嫁了两年多。因她在故事的第二篇才出场,所以暂不多作介绍。

二姊则比大姐小两岁。在一所学校任职音乐老师。身材不高,但非常均匀。属于娇小玲珑一类。挺直的鼻梁加上一张清丽的脸孔,可也是一个小美人。

她十分酷爱音乐,从小时候已梦想能成为一位出色的钢琴寅奏家,其它的东西对她衹是次要,包括男孩子。虽已二十来岁,从未有结交过亲蜜男友。

母亲因工作关系,所以对我这老么管教不算太严厉,但我本也不是一个太坏的孩子。直至在电游中心结交了肥龙。这家伙刚到十九岁,

是个不折不扣的不良少年。他最爱在它人面前炫燿自己的性爱史。虽则我也并非纯品至完全相信他所吹虚的,但只要他所述的够剌激够新鲜,已令我听得过引。

一个喜听,一个爱说,久而久之,他已成为我之最佳损友。他最多提及的就是他的妞儿的胸部。妞儿A乳房如何巨大;妞儿B的乳房如何富弹性;

妞儿C的又如何如何。日久熏陶下,我逐渐对女性的乳房产生非常浓厚的性幻想,街上或校中之女仕们的大胸小胸都成为我的视奸对像。

从前的纯小子巳逐渐蜕变成一条小色狼

那年的夏天比平常早来。五月巳很炎热。街上的女仕们都穿得很薄很小。伶珑浮凸的身材皆表露无为。尤是那些穿上紧身上衣的女体尤其诱惑,

胸前双峰在薄薄的衣布内都像是要破衣而出。看得我真想扑前狠狠的摸上一把。

因母亲喜欢呼吸清新空气及家境好转,不久前一家迁往寂静的郊区居住。郊区屋子一般都较城市的大。我家也不例外,屋前后均有庭院围着,

与最近的邻房相隔也有一段距离。虽住处较僻,但二姊就教之学校距家也不是太远,所以总能比我早些回家。这天也不例外,

站在家门前己闻得一遍遍之钢琴声从屋内飘出。进屋后只见她一人坐在琴前。

我说了一声:“二姊,我回来啦。”

就急从冰箱取出一瓶冻饮,想将被回家路上所见的美乳而逼起的欲火降温。

还未灌进口中,耳中却传来二姊的声音。“小弟,过来看一看这琴谱。这是我花了数月之沤心新作呀。”

我虽也略懂钢琴,但并不十分热爱。在不甚愿意下慢慢行近她的身后。取起那琴谱瞥了数眼。其实心中对其也不甚了了,随口说道:“很了不起呀。”

二姊闻言后面露得戚:“真的吗?小弟真懂说话。站着不要动。待姊现在就给你弹奏一曲吧。”

其实如能选择的话,我是情愿回房中打一回手枪。但不想逆她之意,口中道:“好得很,请大钢琴家赠小弟一曲吧。”

于是那也不知是好还是不甚好之乐声已开始飘进耳中。

琴声虽不断传来,可是我脑内还全是刚才在途中所见的巨乳和美乳。在胡思乱想中,我的目光无意识地随着二姊弹奏之手在琴键上游动。突然,

一道美丽的乳沟影进眼廉内,这可立时把我从胡想中扯回。

定神下,再看清楚。没错,一条极之诱人的深沟确是已从二姊的衣领下露出。虽然立刻醒觉应把视线移开,但女性乳沟的吸引力对我实是无可抗拒。

我的眼睛就像遇上强力磁石,再也不能移动。

二姊今天穿的衬衣之V形领口不算太低,但由于我的视线是从后上方瞰临胸前,乳沟顶部还是偷偷地跑了出来。我望着这双我以前没多加注意的乳房,

发觉二姊拥有的虽不是一对超级豪乳,但这刻看来却高挺非常。由于衬衫的布质薄而软,胸围的局部轮廓也若隐若现的从衫布内透现出来。

这偶然的诱惑,竟触发了我日后对亲姊一发不可收拾的欲念。

像探射灯般,我的目光在二姊的上身来回扫射。果然被我发现到当她的手臂随着按琴姿势摆动时,隅巳可从袖口腋窝间窥见那浅蓝色胸罩。

虽然只是罩侧一小部分,但在这欲火高涨的时刻,已甚具挑逗性。

不知不觉中,我的右手巳插入了裤袋内捏弄著那巳勃起的阳具。越是看下去,欲火燃得越炽。脑中骤然幻见自已的双手从后按落二姊的胸前,

大力握弄那两双坚挺肉乳。就在此刻,一极度低沈的琴声将我从淫思幻梦中惊醒。

原来二姊巳将她的新曲奏完。回头问道:“怎样,好听吗?”

当她看见我满脸通红,续奇怪地问:“噢!小弟你很热吗?”

为避免她看见我裤档前的丑态,我立刻转身向浴室冲去。边答道:“没事,只是肚子有些痛。”最后还补上一句:“姊的新曲真是一流。”

心中说的却是“姊的奶子真是一流。”

关上浴室门后,我抹了一个冷水脸,尝试将欲火降温一下,还是没用。二姊那双高隆的美乳在我的脑海内就是挥之不去,愈想下去,袴下就愈胀得难受。

非要把这把欲火释放出来不可。从裤内掏出胀硬的阳具,一股只坐在马桶上自渎起来。

套弄了十来次后,望见置于近侧的洗衣栏,忍不着站起走近揭开栏盖。翻寻片刻,已然见到要寻找之物,一件黑色蕾丝胸围。

母亲看来是不选会用这种款式,推想这胸罩定是属于二姊所有。将柸罩放近鼻子前一嗅之下,竟有淡淡的残香飘进鼻来。想到现在所嗅的,

就是二姊的乳香时,我的阳具被剌激至像快要胀裂。急不及待将其中一个杯罩覆蓋在胀大的龟头上慢慢的磨弄,同时幻想着阳具在二姊的两团肉球内壁中进出著。

阵阵的快感从龟头上传进脑中。祇一阵子,兴奋情度巳到了沸点,手掌一下只加力隔着杯罩压按著龟头,精关一开,

我的阳精第一次为自己亲生二姐姐的美乳喷射而出。

此后,二姊的胸围及内裤便成为我的自凟工具。性欲高涨的晚上,甚至会射上二,三次多才能入睡。日间见到二姊时,

单是想及那刻紧贴在她那双奶子及阴阜上的内衣物都曾染满我的阳精,这念头也够使我的阳具胀硬上半天。

随着日子的过去,我对二姊肉体的渴求并无下降半分,反倒是不断地加剧中。这夜我一面嗅着由胸罩传来的乳香,一面用一条湖水绿色的花边内裤套弄着肉棒。

但这单调的自凟方式实已满足不了我的澎湃欲念。脑中这刻像是有一声音道:“呆小子,单是坐在这里幻想有什么用,快来一点实则行动吧”

我像着魔一样,真的由床上爬下,穿越漆黑的走廊,鬼鬼祟祟地来到二姊的房门外。因屋内住的都是自家人,原不用提防,二姊睡房的门并没钥上。

我伸手轻轻扭动门柄,一停一推的将房门续小推开。虽房内的灯已熄,但依助著从后庭影进来的微弱光线,还是可以隐隐看见室内情况。待门开了一小半后,

已能望见睡床的前部。二姊就躺在床上,似巳入睡了。等了片刻,见她还是没动,我鼓起勇气,闪身踏进房内。回身轻力掩上房门后,我爬在地上,

续步向睡床移去。这短短的一段距离,我竟用了接近半分多钟才能到达床边。

在微弱光线下,发现二姊上身穿的是一件紧身小背心形内衣。虽在仰卧姿势,但得胸罩的扶托,丰满的乳房还是向上高高怒挺著。双峰在窄小背衣的奔紧下,

看来比平时更呈巨大。胀圆的峰底配上尖尖的峰顶。看得令人血脉沸腾。我在黑暗中一面覧赏著美乳,一面用带来的胸围套在阳具上自渎起来,

老二快速地膨胀起来。

套弄了一会儿,脑中那声音再次响起:“美乳在前,光看怎能满足呢。如不伸手去摸一把,实在太可惜了。”

我已色欲上冲。随即伸出闲着的手按向靠近床边的左乳上。手掌刚要触及美乳前,我停了下来。心想:“万一弄醒了二姊的话,怎么办?”

正想缩回那巳伸出的魔爪,但心中又实不舍得。正在进退维谷间,却听见脑中的声音怂恿道:“轻力些就不会弄醒她。若真是弄醒了,就大胆干到底。

在她张口呼叫前。将她击晕加以制伏。就在你二姊的床上强奸她算了。她性格害羞怕事,过后也未必够胆量张扬被亲弟弟强暴之羞事”

我再不犹疑,颤抖的食指再次按向那座山峰上。当指尖降落在峰上时,那份剌激感差点儿将我的心房推出嘴外。此刻按著的就是那朝思暮想的美乳。

虽则接触点非常轻微,但从指尖传来的阵阵快感也巳足够今我万分兴奋。指尖在降落点停留片刻后,开始缓缓在峰上移动。从峰底游至峰顶,

再游落另一面峰底。跟着便围绕着山峰游动,感受着这乳房的美丽线条。

这样的弄了一会,看见二姊的胸部在呼吸中不停上下挺动。突想出另一玩法。将掌心平放在微高于峰顶之处。我的手部不需作任何动作,

但每当二姊的胸部因吸气向上升时,峰顶就自动向我掌心处撞来。我的心房随着每下撞击不断加速跳动。正感高潮快要来临,二姊的身躯竟然挪动起来。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飞快缩回停在乳房上的手,扑向床下伏著不动。

继后二三分钟内,听不见二姊再有任何动静。我慢慢探出头来,望见她此时巳转身朝内侧卧著。正想逃出房外时,却耳闻微微的的鼻鼾声。虽然非常微弱,

但也足够使我打消离开的念头。

为了确定二姊是否真的在熟睡中,我还是静待多一会才作行动。她这刻是背对着我,我再不能爬坐在地下发动攻击,有必要将自己的姿势调高些。

我跪起身来,向前微躬著上身,才伸手从后袭向美乳。在鼻鼾声壮胆下,我这次比先前所作更为放恣,整只魔掌曲合成杯状,一下只罩落那左乳上。

我的手掌不算小,差不多覆蓋了整个乳房。我的手掌就这样子和二姊的美乳贴在一起

我另外的手快速套弄那早巳回硬的阳具,只弄了一阵子已再感高潮到来。在高潮来临的推动下,握著奶子的魔爪再也不受控制,作内外收放着,

轻力挤捏起二姊的左乳。从乳房传来的胀弹感立时将我推向顶点,浓浓的精液喷向带来的罩杯上,有些还射落在地上。

安全地回到自巳的睡房后,我真是兴幸上苍赐给我这个拥有一双上佳美乳的亲姐姐。

在随来的数星期中,每晚夜深时份我都潜至二姊的房中干那跼龊淫行。竟也非常幸运,从没失手被擒。。

这夜一家子围着吃饭时,母亲向我们说道:“下星期有数天长假,我带你们去大姐处住上几天吧。也很久没探望她了。”

大姐是住在距家很远的小镇,乘公共车也要十数小时才能到达。

我还没出声,二姊巳抢先回答:“我巳安排了利用这几天假期好好整理一下我的新乐章。我不去了。”

听见她的回答后,我心中一动,也决定留下。说道:“妈,学校在假后篇排了小考。我也要留下温习呢。”

二姊见我竟然不去玩乐而愿留在家中温习,开玩笑的道:“小弟何时变得这么好学呀。莫非是另有企图。”

她真的猜中了。我真的是另有企图。但她怎么也没能想到我所图谋的竟是她那美丽的肉体。

母亲见我和二姊都不去,想将这次探望押后,道:“原想难得连续几天假期,一家聚在一起。也吧,下次有机会才一起去。”

二姊看见母亲面露失望之色,忙道:“妈,姐夫被调派去日本工作后,留下大姐一人,也怪寂寞的。你就去陪她一阵只吧。

下次我和小弟必定随同你一齐去的。”

我当然也加口游说。幸运地,母亲最后决定了单身前往探望大姐。

我对二姊美乳的迷恋已达到了疯狂程度,决定了不理后果,也要强占她的美丽肉体淫欲一番。饭后回房,我坐在书桌前对著书本,

脑中却是静静地策划着狩猎亲姊的淫行。首先是从这夜起暂时停止摸进她的房间,避免打草惊蛇。

第二天下午逃学出来,走到医务所耍了几个谎话,好不容易才能从医生处骗了数片安眠药。再乘车到市中心的性用品店购买了所需之物才回家。

期待的假期在我苦苦的等待下终于来临。早上醒来时母亲已出门乘车走了。屋内就只有我和二姊。每想及今晚就可将二姊抱在怀里慢慢享受她胸前的肉球,

裤档便立时高崇起来。

午饭间,二姊对我说:“小弟,姊今晚约了同事到歌剧院。晚饭早些吃,行吗?”

我的淫姊大计是订在深夜才展开。所以对二姊的要求没有异议。

晚饭后,二姊进了房中打扮。当她从房中出来,一看到那妆扮,我心跳立时加速。她的上身穿上米白色的衬衫,滑溜的布质,大概是丝绸一类。

衬衫下摆崩紧地束在裙内,使双乳看来更形挺凸,就像二枚等待发射的鱼雷挺顶在胸前。下身则是窄身及膝裙子,微有闪烁的黑色裙子紧贴在浑圆的臀部上。

还有美腿穿上我喜爱的黑色丝袜。二姊平日稀有穿着得这么性感,这诱惑的妆扮对我如同一张无可抗拒的邀奸请简。二姊在屋中踱著步子,

看来距离约会还余一些时间。她最后坐下琴前弹奏起来。我坐在长沙发上,稍稍用眼尾览赏着她这前挺后凸的娇躯。一曲未尽,她又站了起来。

原来是上厕去。

我见那琴盖还没放回,推想她还是不会立刻出门。可能是敝了数天没曾泄过,我那跨下的阳具在裤当内不断地抖动着。实不能再苦忍至晚上了。

我要在她穿着得这么性感时将她拥入怀内,然后将这身性感衣裳逐一撕破。

主意慨订,立时一个箭步冲去打开冰箱。随手取出一瓶饮品。开了盖后将饮料的一半注入一空杯中,再从怀内取出那巳磨成粉未的安眠药全部倒进那杯饮料内,

用手指胡乱地拌匀一下再将饮料放在琴旁的小几子上。刚刚才坐回原位,巳听见厕门声。

二姊果然没有立刻出门。当她坐回琴前片刻后,我开口道:“我刚开了一瓶饮品解喝。但又怕喝不下全部,所以分了一半给你。帮帮忙。

不然你就是浪费啦。”

她头也没回的答道:“我又不口喝。你才是浪费。”

虽是这么说,但弹奏片刻后她就停下,举杯一饮而尽。

我的心在心房内咚咚声地跳动,而眼尾凝视着我的猎物,祈求她不要在药力发作前出门而去。

尤幸那半杯饮料是拌和了由多粒药丸磨成的药粉,药力比我预期中生效得更早及更猛烈。不消片刻,二姊巳频频打起哈欠来。再过了一阵只,

听见她自言自语的道:“怎么突然有些头晕起来呢?”

二姊扶著钢琴缓缓站起身来,不防脚下一软,又跌坐回椅上。我见她快要晕在琴上似的,急忙趋前把地扶著。说道:“怎么哪?感不适吗?

扶你进房歇一会吧。”

听见她迷胡地回应道:“不用了。”

我那理会她的回答,一把将她抱起步向她的闺房。

当把二姊安放在床上时,她已陷入半昏睡状。到此,心知二姊这回再也逃脱不了这小弟为她所布下的淫网。我转身步出房外,

待拿齐专为这次猎姊行动而准备的东西后,便快步回房。

进房时,发觉她已昏迷不醒。这阵子心中突泛起一丝犹豫,想:“我真的是要强奸自己的姐姐吗?这刻回头还是可赶及啊。”

但当目光落在她的胸部时,高挺的双峰很快给了我一个确定的答案。

我从那袋子内取出四枚手铐,是那种用金属链子每端各连着一个皮革腕圈之SM专用款式。我先在二姊的手腕及脚腕上各套上一个皮圈,将她成大字形铐在床上。

然后给她嘴巴用胶布封著后,我便将自己全身衣物都脱去,身上只余下一条内裤。

我没立刻扑在猎物身上。我要的不是迷奸之欲,而是强暴之乐。从浴室取来一条热毛巾放在二姊的脸上,我就坐在床侧等待这套淫戏揭幕。房中一片寂静,

就只有发自我急速跳动心房的咚咚声。

热毛巾令药力加速消退,等了不太久,二姊的头部动了一动,微微张开了眼,但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再过了一阵子,

当她试图移动手部时才突然发觉不对迳。她试图从床上坐起。但只微一弹起就被铐在手腕上的链子拉下回去。这刻我心中慨紧张又是害怕。

但想到事情到此已没能回头,唯有试图使自己定下心来。呼吸一口大气后,我努力用平静的声调开口道:“姊,不用怕。是我,小弟呀。”

二姊到这刻才发觉昏暗的房中还另有人,她转头向发声处望来。待确定这黑暗中之人真的是我后,她眼中混含着不安及惊愕,从被封的嘴部发出呜呜声,

猜想是询问为什么她被铐著。

我不敢再和她的眼神接触。立即将视线移到那双美乳上。果然有效,只望了坚挺的双峰片刻,色欲一下子已取代了害怕的感觉。

我轻声道:“我说姊不用怕,小弟只是想借姊的身体押弄一下而巳。”

连我自己也不相信会说出这等淫话,二姊就更加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对我这突如其然的淫秽说话一时间竟没反应。

我缓缓将右手按在她左乳上,续道:“二姊的胸部很美呀。真是高挺。”

说话间,我开始不规矩地隔着衣服轻力握弄著那只美乳。这是我首次可恣意无忌地握弄二姊的乳房。丝布的柔滑配托美乳的胀弹感真是美妙极了。

不由说我的阳具早已膨胀起来。

二姊眼见自己的亲小弟竟然握弄起胸前肉乳,惊骇得全身僵直。下意息中,她猛力扭动上身试图挣脱,

但挣扎的结果只能触动起手铐的链子发出连串的金属相撞声而矣,肉乳还是脱不了掌握。

常道”做事起头难”,事巳至此,我也用不着再有任何惧怕了。我放胆将隐藏已久的淫念全然释放出来。

我道:“看,一摸到二姊的乳房,小弟的阳具就胀大起来啦。噢。。真挺啊,不如就请二姊借借这对美乳为小弟作乳交一用吧。唔,

想二姊也未必知道乳交是什么吧,现就让小弟教教二姊。”

我再不理会二姊如何挣扎,爬在床上将两腿分开跨在她的肚子上。从上望着这双唾涎已久的奶子,也用不着脑袋的指挥,我慢慢伸出双手抓着姊的衬衫上襟,

突然快速向外大力一扯。一连串美妙的钮扣飞脱声中,衬衫的前襟已被扯开至肚脐,二姊那双雪白美乳现仅能庇护在一个我常用以自渎的白色胸围内。

我没有立刻址脱这仅有的遮盖物,微颤的双手隔着胸围按在双乳上,掌指齐用感受着双峰的挺拔。这双从前只能偷偷轻抚的美乳,

现在已被我双掌任意地大力揉弄著,这份喜悦真是不知如何形容。

握弄了一会,我感到胯下胀大的肉棒己将内裤撑成一个小帐幕,是时候将他释放出来了。我将内裤前部向前一揪,肉棒应声一弹而出,

呈十点钟直指二姊面上。不知二姊之前有没有见过发硬的阳具,但这刻就被一根胀大的男性阳具近距离直指著。二姊再也受不了这惊骇,泪水由眼中大量涌出。

此时我已没有一丝怜悯之心,用手指抓着两个柸罩内侧,再次像撕开衬衫一样从里向外一分。这下子胸围虽没有被撕成二截,但还是被扯至离了原位。

那双美乳在它们的主人发出悲呜声下,赤裸裸从最后的遮盖物内跳弹而出。我不由得口中咽了一下。二姊的双乳现已有约四份三之部分裸露在我眼前,

只余乳侧下部还是被那柸罩糊乱的覆蓋着。也因乳下侧还有胸罩之

一双乳房还是高崇非常地挺立在胸前。粉红而细小的乳头及乳晕在雪白乳峰上微微颤抖著。

痴迷地盯着这双肉峰,我心中真后侮为何不早早将这美丽肉体弄上手。我伸出食指从下勾起两个柸罩下端相连的胸围带子,再将龟头压低,

移准位置摄进胸围带下面。食指一松,龟头立时被弹回的胸围带扣在二姊胸前。

为将乳沟弄成更加狭窄,我两手各按一个乳房的外侧向内里推挤。在二姊的上身不断摆动下,我的肉棒向着乳沟内里推进。当龟头初次接触肉乳一刹那,

我禁不住快乐至“哦。。”的叫出声来。

胀硬的肉棒在两颗肉球的紧夹下向内推进著,当整根阳具钻进了深沟后,龟头却因乳沟长度不足而从沟顶钻了出来。我向下望,

二姊的美乳和我的阳具正构成一幅淫秽非常的境像。她胸前的奶子被我握抓着,我的整条胀大的肉棒子则深深藏在两乳挤成的狭谷中,

只余已胀至黑紫色的龟头从谷口挺对二姊的脸部。

我开始由慢渐快抽动着阳具,龟头在滑漱的乳沟内进进出出,享受着阳具与两颗肉球的紧贴磨擦。大慨只来回动了约十来二十次,高潮已至。

我用尽指力抓紧著二姊的奶子,腰部一挺。龟头在谷顶外不停跳动之同时,大量浓精激射而出。

高潮退郤后,衹见二姊的头发,面额,粉颈,以至胸前都不规则地布满了一串串白色的精液。精液,最后渗和著姊的泪水缘著美丽的面孔缓缓流下枕上。

我伏在二姊身上休息了片刻。她可能已知没有机会逃脱,唯有躺在我身下饮泣著等待这噩梦过去。我爬起身来用纸巾替她脸上悄作清洁后,

就坐在她身边观赏她这衣衫不整的撩人躯体。她这时衣襟敞开,胸围半扯脱的挂在胸前。锁著的双腿大字型张开,窄裙也早已掀得高高。

我忍不住伸手按上其中一条外露的美腿,隔着丝袜由下向上缓缓移动,享受一下由丝袜传来的溜滑感觉。二姊的美腿不断扭动,作出无意义的挣扎。

我的兽欲也借着美腿的扭动,再度激发起来,阳具又已蠢蠢欲动。我将嘴巴贴近二姊耳边道:“二姊,你不能怪责小弟。谁叫你胸部长得这么高隆,

每次看见也惹得小弟下体胀硬。”顿了一顿,续道:“二姊也二十多岁了,还没男友。真是可惜了这美丽的肉体。

不如就让小弟来享乐一下吧。”我说这等污言脏话的目的实是用来满足自已的淫虐感。

我开始吻向她的粉颈,鼻中同时嗅着残留在颈项上的淡淡香水味。缘著粉颈慢慢地吻至胸前,我停了下来。盯着那二只美乳片刻,

才伸出舌尖轻轻在其中一个峰岭上舔著。乳头第一次被异性舔触的强烈感觉使二姊的上身猛然弹开,肉乳同时逃离了我的掌握。

我伸出双手再次各握紧一个肉峰,伸舌舔向那刚才走脱了的乳头。二姊还想硬将上身移离,但这次肉乳在我用力抓握下再也脱不了。

那细小的乳头被我舔弄得数下巳情不自禁微微的变硬起来。这一下子可更增长了我的淫庆,舌尖努力在乳头上来回扫动,直至乳头已全发硬为止。

我改向乳头底下的乳晕发动进攻,舌尖围着细小的乳晕不规则的转着圈子。我间歇用眼尾观察著二姊脸孔的变化,见她除了流着泪外,

鼻孔在呼吸间的张合渐快。突然我像饿狼般嘴巴大张,把整只肉乳往口里狂塞,直至口腔内再塞不下才停止。那小乳头惨被挤顶在我的舌上。

我一面用手搓弄著露在嘴外的肉乳,一面扭动舌头刺激口内的乳头。不一会,这只美乳已染流着我的唾沫。我向二姊胸前那双美乳轮流攻击著,

尽情发曳前段日子裹被挤压的欲念。在一轮狂攻后,二姊一双美乳惨被弄至指抓屡屡,还微留着齿印。

心想此刻巳是时候向她另一重地发动进攻。我爬在二姊两只大腿内侧前,两手各轻抚著一只美腿缓缓向上移,直至将那窄身裙全推至腰部。

遮掩著禁地是一条白色小内裤,看来和胸前的胸围是一套配。我将鼻子嗅近那微微隆起的神秘地带。在近距离下,可隐若见到从白布下透现出一小片黑色,

煞是撩人。

我将脸部压向二姊这片禁地,嘴鼻并用在那片白裹透黑的小布片上磨擦。二姊在禁地被攻击下,努力将腰肢上下左右摆动,以逃避攻击。

我冷不防下险些被撞跌在床上,急忙伸出双臂用力将其臀部箝住以减低她腰肢的摇晃。

我姐弟俩在床上扭著纠缠了一会后,感到她渐渐力歇。待她回气的一刹那,我飞快余出一手揪著这白色小内裤用力撕扯。在一片绵裂声下,

那薄薄的小内裤已被撕脱下来。二姊急忙使尽余下气力剧烈攞动下身,但我的手早巳双双缠回她的臀部。

挣扎再度趋缓后,我才细心观赏她那未经开拓的禁地。二姊的小溪缝傍长著不太浓密的柔顺芳草,二片唇儿呈深棕色。

她这片女性圣地的门户此刻还是紧紧关闭着,看来非要下一番功夫才能把门叩开。

当我的嘴唇和这圣地上的唇儿印在一起时,二姊像被电击般整个身躯猛然一颤。尽管她仍想移避,但在我强力箝制下,这挣扎只是徒然。二姊在力抗不成下,

衹得浑身颤抖著被我强吻她这片圣洁之地。

吻了一阵子,我发现小唇儿竟有小许湿润起来。在这意外的鼓舞下,我更是用力吸吮。不时更将舌尖在小溪缝中上下扫动。果然这努力并无白费,

我已感到湿润渐渐增加。我的嘴部顺着小溪向上移,然后一口吮在微露的阴蒂上。敏感的阴蒂被猛烈吸吮下,二姊的禁地终于将其主人彻底出卖,

爱液开始渗出。这已到达发动总攻击的时刻。

我压回二姊身上。单手撑著曲起上身,另一手握着笔直的阳具插向二姊的阴户。二姊虽从没这经验,但当龟头撞上其阴户时也知巳到危急关头。

她忙命作出垂死挣扎,纤腰左摇右摆地闪避著。这再加上我自己亦缺乏经验,龟头衹能在阴唇上乱碰乱撞。搞了好一阵只,也没能成功进入。

渐渐一股怒火在我心内向上冲。大声喝道:“别再动,快让我插进去。”

喝声中,竟向着二姊脸部大力掌掴了两下。掴得蛮真力大,二姊一下只似被掌至呆在那里。趁著这倾刻机会,我用两指撑开二片紧闭着的唇儿,

腰部用力一挺。

二姊下部传来的痛楚将她从呆楞中惊醒过来,她已知道自己宝贵的处女贞操已被亲弟弟强行夺去。“呜…”一阵绝望的悲鸣声从封著的口内吐出。

当整个龟头强挤进二姊体内后,我立时用手紧抱着她的两股肥臀,巳防被她抛脱。二姊的小穴此际虽然已有些许湿润,但这从未被开辟的小肉洞实在狭益非常,

夹得胀硬的龟头也隐隐微痛。我用力向前挺推,享受着肉棍一分一分挤进穴内的快感。

挺进不久,龟头感到遇上一片障碍物。我无耻地道:“姊,我感到龟头现正顶着你的处女膜呀。让小弟的肉棒将它刺破,行吗?”

二姊的答复祇能摇著头部向俩傍乱摆一片。

我的阳具缓慢地向后退出小许,随即猛力向前一冲。那片脆弱的处女膜怎能阻挡胀硬龟头的强力撞击,我的阳具一下子已整根钻进二姊的阴道内。插进后,

我静止不动,享受那暖且紧的包围感。这渴望巳久的感觉以往衹能在幻想中出现,心中真有些怀疑现刻也只在作梦而已。

被撕裂的感觉令二姊痛至头部上仰。但肉体的剧痛还不及心中的悲伤,从喉里发出一声哀嚎。听到这哀嚎声并没令这我正在燃烧的欲火退却,反而凌虐之意更盛。

我说:“姊,我巳全插进去啦。你的处女小穴真是窄得很,夹得小弟好爽呀。你舒服吗?”

二姊嘴部被封,那能回答。只能淌著泪发出呜鸣声。

我突伸手将那片封嘴的胶布撕离。二姊一刹那间似不能反应过来,待了半刻才大叫起来:

“快放开我。救命呀,呜…。。”

我早已知道她会呼喊。她没能叫出几声,嘴巴已被我的手掩著。

我道:“你呼叫也没用。邻居与我们的屋子距离这么远,再且这房间的门窗现在也都关闭着,没人会听到的。就算真的有人听见来救你,

当破门后发现我们这样子时,你知道明天的新闻纸会怎样报道吗?“被发现时,女子正让亲弟压在床上强奸。阳具还插在阴道内”。

尤是那些小报必会大肆报道及加添上一些更香艶刺激的描述。你真想这样吗?”

我将话说完再待半刻才放开掩口的手。这一番话似真的生效,二姊已没大声呼叫,祇是厉声叱斥:“禽兽,快放开我。不然我…我说给妈听。

快放开我。”

我语调坚定地答道:“我是不会放开姊的。小弟现刻下面胀得难受。待会我在你的小穴内射精后才能放你。”

二姊听得那句在小穴内射精,立时露出恐惧神情。斥喝变成半哀求,道:“不能呀。这是乱伦。不要呀,会有BB的。呜…。”

我心中暗喜。害羞的二姊就快要踏进我的控制网。我假作考虑片刻才答道:“二姐姐,我也不想弄得你大肚子,但我也实停不下来。这样吧,

还竖现在也进去了,你乖乖地不再挣扎,让我弄一次。紧张关头来时,我拔出来才射。”

“不行,呜…我是你亲姊呀。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二姊仍哭着抗议。我脸一版,道:“你不答应就拉倒算了。”

我的阳具微力在肉洞一缩一挺,二姊立时哀叫着:“哎,痛,快停下。”

我继续抽动,恐吓著道:“你考虑清楚吧。”

二姊在呼痛声中叫道:“求你不要。。不要在内…射呀。噢…”

我停下来问道:“你这是答应和我做,对吗?”

二姊没说话,衹是悲痛地饮泣著。

当然二姊绝不甘愿和我性交,但她更是害怕被我弄得怀孕。我淫笑道:“你说不出口吗?也行。我现问你一条问题。你若应允和我做就回答。

若你不回答的话,我就当你不应允。”

停了一停,续道:“就说给我知你的上围呎码吧。”

二姊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只是续继呜呜的饮泣著。

我道:“不回答也无所谓,反正我也喜欢和姊彻底地做一次。我要开始喇。”

话声一落,我的肉棒儿再次在穴内抽送起来。

抽送数下后,耳听得二姊叫道:“停呀,哇…不要,求你不要…鸣…。是33吋”

最后那33吋实是微不可闻。

我停下道:“不对,33吋!姊的胸部何止这呎码。快说实。”

我见她不再出声,我用力狂插数下。只见她被插至衹能哇哇叫痛,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此我停下来,以恐吓的语调问道:“如何,说是不说?”

可能二姊再受不起我的大力冲剌,由嘴内吐出细如蚊叫的声线,道:“33吋C”

见二姊竟真的屈伏在我的淫威下,我满意地道:“这就有些像了,这么大对的肉球起码也有C杯呎码。姊这么乖,我也告诉你我的一个秘密吧。

小弟的阳具兴奋时足有6吋长。这6吋长的家伙现正整根藏在姊的阴道内。”

二姊边哭边斥道:“无耻,下流,呜。。你这畜生,快闭嘴。”

我淫笑道:“是。听姊的话。我不说话喇。现请姊再给小弟享受一下你的C杯大乳吧。好吗?”

话一说完,我就猫著上身将头部埋在二姊胸前,伸手抓着本已半脱落的胸罩大力向上一揪,那双肉乳立时彻底袒露在我脸前。二姊的双乳虽全失去罩杯的扶托,

也祇是向两傍微微一倾而矣。我两手分别握紧仍然高挺的双乳,轮流将其上的乳尖含在嘴内狂啜。

在吮弄双乳同时,我缓缓抽出阳具直到龟头退至小穴的洞口,再轻轻回插小许。来回数度后,突如其来一下子整根尽入。二姊被那突如其来的一插,

忍不住立“哇”的一声大叫了起来。这正是我学着情色小说上的九浅一深淫功。随着抽插节奏的加快,二姊的叫声也渐密和渐响。

不一阵子,感到二姊的小穴巳再度湿润起来。我眼看时机成熟,爬起身来,两膝跪着,用手环按著二姊的两股。二姊下身被我揪离床上,

整个身躯成一拱桥状。我不快也不缓前后挺动着腰部,只见自己壮大的肠具在二姊的阴户来回进出。肠具上杂染著标志着她被破身的处女血及些许淫液,

我全没感到些许恶心。可怜的二姊初尝肉棒的抽击,头部不由自主左右摇摆,口中哭声夹杂着痛裂的喊叫。

突然一串钤声将我从淫乐中扯回。原来是床头小柜上那鬼电话在作怪。本想由它响下去,但想到若是母亲打回来还是接听比较妥当。一手按著二姊的嘴,

再抢起那电话筒。一把女声传来:“喂,是黄宅吗?”

不是母亲。我反问道:“找谁啊。”

那女声答道:

“噢,你是小弟吧。我是你二姊的朋友,凯迪姊呀。”

这凯迪是二姊的好友,来家作客也好几次。身段还真不错。

我道:“对,我是小弟,找二姊吗?”

凯迪道:“是呀。她约了我去看音乐剧。不知何故还未到来。”

我道:“二姊突感不适。对不起,没打手电通知你。”

凯迪道:“啊,她没大碍吧?”

我道:“没太大问题。我现正照顾着她。”

说到这里,我突想到一个刺激的主意。主意虽有危险,但可从中考验一下二姊是否害怕将这被奸丑事张扬出去。

我续道:“你请悄候。”

我盖着话筒,在二姊耳语道:“快打发她。但你如喜欢向全世界张扬我俩乱伦丑事就告诉她吧?”

说完话后,我将话筒放向二姊口傍。一面慢慢放开盖着嘴的手,另方面也预备将话筒快速挪开,以防她真射不顾后果发声求救。二姊待了一阵也没说话,

想是内心挣扎。其实这刻我也感到有些紧张,幸好最后耳听得二姊忍着声向着话筒道:“是凯迪吗?我。。不适。不能来了。”

停下一阵子。想是凯迪在话筒另边说话。二姊听凯迪说完后,声音显得有些急道:“不。你不用来探我。我…真的没大碍。真对不起。”

待二姊说罢这句,我立将话筒放回自己嘴边道:“凯迪姊,请不用担心。二姊只是有小许头痛。”

凯迪在另边道:“这。。好吧,你小心照顾你二姊啦。”

我道:“当会,拜拜。”

放回话筒后,我已确定这害羞怕事的二姊绝无勇气将我这淫行对别人提及。好得很,我大有机会将她强制为我的永久性奴,想到这里,忍不住淫笑道

:“嘻,凯迪姊叫弟好好照顾姊。姊这么乖。我今晚一定尽力照顾你的。”

二姊没说话,衹侧着头脸呆望向床内,一副绝望的神态。

我压回二姊身上,屁股顺时针方向打着大圈子,那阳具就像一枝棒子在肉洞深处不停撬动。二姊还是强忍不发一声,衹是泪珠不断从眼角淌出。

我突发动强袭,将肠具快速抽插数下。她被这几下快袭攻至皱着眉头,但那一声叫喊还是硬生生被绷紧著唇儿强吞回肚内。

二姊这咬著唇儿的表情看在我眼中更激起我的兽性。我俩手力握着她胸前肉球,不断无情搓揉着。下部同时狂力抽送起来,每挺至龟头顶上小穴的深处才抽回。

被狂插数次后,二姊终受不住哀号起来:“噢,不要,哇。。痛得很,喔。。停呀…呜。。”

阳具传来的快感令我也禁不住嗥叫道:“姊,你胸前的两团圆浑肉球正被我抓着,腿间的处女小穴也被我的粗大阳具抽插著。你现正被你的亲小弟强奸著。

你感到吗?啊,姊,你的肉洞夹得弟很是舒服。我感到你的肉洞巳越来越湿,淹得弟的肉棒满是你的淫水呀。”

这本纯粹是我的胡说,但狂插数十下后,二姊的爱液真的开始泛滥。最后更是随着阳具的进出溢流洞外,将姐弟二人的毛发齐齐弄湿。

那紧迫及湿润的快感令我倍加大力挺动腰肢,不给二姊一丝喘息余地。二姊被插至连哭泣的机会也没有,衹能发出一连串大半像痛苦又小半像淫叫的叫喊声。

在二姊身上骋驰数分钟后,我已进入快要出精时刻。仰头叫道:“姊呀,弟再忍不来了,要在你穴内射精啦。”

二姊一下只像被利刀刺中,骇然震声叫道:“不要,哇。。快拔。喔。。出,你答应。。的,哎。。。救我。。呜。。”

这阵子我高潮已临,用尽全身力度疯狂挺送,边喊道:“不能拔出啦,我太爱二姐姐,我要成为第一个在二姊体内出精的男人。射啦…射啦。。噢。。

姊,快感受小弟的浓精射向你子宫的感觉吧。啊。。”

话声刚落,我下身向上猛挺一下。这一挺的力度将二姊整个身躯向上推移,头盖顶撞床头上。那双肉球因被我十指深深陷著,才没被撞离握抓。

我感到龟头砥在小穴的尽头不停地跳动。随着每次跳动,一股接一股的浓精激射进小穴深处。

二姊的小穴初尝精液无情射击下,竟刺激得肉壁突然产生数阵痉挛,淫水大量从洞内深处涌出。这真出乎我意料之外,二姊敌不住生理反应,

竟被我奸淫至产生高潮。衹见她双眼微反,嘴部张开,但口中已叫不出声,只能从喉内吐出低微“呵…呵。。”之声。

我本已渐停跳跃的龟头在同一时间被阴道压逼及爱液冲激下,再次发射数下才完全静止下来。我整个人压在二姊身上感受着极乐过后的一刻,

二姊的美乳以至整个肉体已全无保留的被我强占了。

在初尝二姊的禁果后,我当然没即时放脱已在纲中的猎物。续续断断押玩着这美丽的肉体至深夜才矇眬中睡去。待眼廉再张时,发觉天色巳微亮。

极度疲倦令二姊睡起来。我轻轻爬下床为这次淫姊计划的最后一步作准备。

取出数码摄录机放在衣柜上,再将镜头移向床上。为防被二姊看见,我用衣服盖着摄录机衹余镜头露出。最后从携来的袋中取出一小瓶子,

这是从性具店购入,据店主说这瓶中的药丸能

长性交能力。不知是真是假,但为了能强制二姊成为长远的性奴,就姑且一试。吞下指定的数量后,一切就绪。

望向床上的二姊,她身上的衣服早己被撕得支离破碎,只余下脱落的胸围还是凌乱地挂在胸前。在窗帘透射进来的微弱晨曦中看着这诱人的肉体,

我的阳具很快又微硬起来。爬回床上,用手掌轻力磨弄著小小乳头。

二姊本就不能熟睡,张眼看见我这副姿态,叫道:“不要,求你放过我吧。你已弄了整夜,不要再弄了。”

我没出声回答,行动就是最佳的答案。手口并用在这美丽的躯体上游弄著,最后我的头部再次埋在二姊俩腿之间。在她不断哀求声中,

我一面两手夹弄著乳头,一面用嘴吸吮著阴户。

待阴道呈现微微湿润后,我再一次进入二姊体内。这番一开始我已猛力抽送著,可邻的二姊又一次被自己的亲弟无情奸淫著。

不知是否那

长药物真的有效,还是在这晚已泄了数次,抽送很久还没到射精的感觉。二姊却早被插至失神,看来已失去反抗能力。我不动声色松开锁着她两腿上的手铐,

将两只小腿负在自己肩膊上。二姊的阴道在这姿势下自然比先前大字形锁著时更加紧合,阳具和阴璧的磨擦也特别强烈。

二姊的闺房内只余下荡人的叫床声和姐弟下部的互撞声。在感到二姊泄了两次后,我才将今夜余下的所有精液喷在她的子宫上。

因早己豁了出去,后果如何也不多想。回到自己房中倒头便睡。睡中突见数名穿了制服的警察冲进房中向我扑来。剧烈挣扎间我从床上跃起,

这才发觉刚才只是做梦而己。但也出了一身冷汗。望向床头的时钟,己是过了午时。步出房外寻不见二姊,不知出门那里去了。真是奇怪,

那刻我这头淫兽竟也有些担忧起来。

接近深夜时份,我在自己房中听到屋前大门关闭声。相信是二姊回来。果然过了不久,我的房门被大力推开。只见二姊怒气冲冲的冲进来,

她手中扬起一只光碟大声斥道:“你这畜生,这是什么。你想作何。”

我坐在床上摆出一副悠然状,回道:“这是我和姊今早做爱的实录而己。”

二姊听罢,即时举起没持光碟的手向我掴来。我早己预料到她有此一著,捉住朝我而来的手。喝道:“听我说,我已传送了一份给一个朋友。

如你报警或他接到我的知会,他便立刻将这出好戏卖给互联纲上的成人纲站。到时我俩合演的精彩好戏就会毫无保留地公开让人观赏。”

二姊闻言后,立时变作一头战败公鸡,喃喃道:“不会的,骗人,我不信。”

我捉着她的手顺势大力一扯,二姊冷不防下被扯在床上。我乘势将她压在身下道:“信不信由你。我早己豁出去。如姊不乖乖的听我话,后果自负。”

二姊用力想将我推开,但身形骄小的她一时摆脱不了。在我身下叫道:“放开我,你想如何。快放我…”

抖缠了一阵子,我突放开二姊的双手坐起身。道:“你不信也罢。大慨不少纲站对这乱伦记录影片也有兴趣。”

话说完后,我拿起床前的电话作势摇起来。二姊急得扑前抢夺话筒。我见状心想二姊须然未必全信,但对丑事上网实怕得要命。我放手让她夺去话筒,

空出双手将二姊再压在床上。道:“我俩不说出,永远也无人能知我俩乱伦的事。慨且我们也己做了数次,姊就乖乖的再给我吧。”

这夜纤弱怕事的二姊再度在不愿意下被我强奸了。

继后数日,我就像勒赎的匪徒般用影片上纲为胁强制着二姊留在屋中。每有需要就抱着她淫辱一番。屋中各处都成为姐弟俩的阳台。二姊祇能无奈的接受着,

挣扎也一次比一次趋弱。母亲回家后,二姊尽力装作没事,当然若细心观察必能知晓有些不妥。但母亲作梦也没能想到家中竟出现一只淫兽,将亲姐姐逼奸。

日子过得真快,强占二姊肉体的初夜距今己六个多月。这些日子对我来说当是快活非常。每当屋中只余二姊和我时,她便由姐姐身份变为妻子的角色。

后期我更大胆地在夜深人静时摸进二姊闺房逼她性交。不久后,我就发现她柩内藏着一瓶只避孕药。这也好,使我做得更为放心。

其实我真也有些怀疑二姊心底内己续渐享受着这份扭曲关系,只是她也不自知吧。

这天吃早点时,二姊以到别处任教为由,提出迁离家中。

母亲闻后道:“虽则新的工作地点距家很远,但也不用迁离吧。”

二姊答道:“新的学校已答应为我提供宿舍,放且我也想尝试过些独立生活。”

母亲见二姊主意已定,道:“慨然你喜欢,就按自己决定做吧。”续道:“大姐时常说一人独住很是闷。还竖你迁出后房间空着,

在你姐夫不在的期间,她可搬回借用你房间。”

二姊没回应母亲的话,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向我这方射来。其实二姊已不只一次提出迁离家了,但在我的威吓下才不能成事。

当夜我在二姊体内释放出浓精后,将阳具拔出稍作歇息。二姊再一提起搬离之事,哀求道:

“我实再不能这样子下去。小弟,求你让我迁出。放过我吧。”

在被我强暴之后,二姊在没旁人在场时再也不愿称我作小弟。这次显见她非常歇望获得我的允许。我状作考滤片刻,答道:“慨然姊这么歇望迁出,

我也再不阻止了。但如它日我喜欢时,她也知是不得违逆的。”

二姊见我答允,脸上微露意外之色。我这次不再作阻挠,当然是另有目的。自从夺得二姊的美丽肉体后,我对乱伦的逆行越来越是沈迷。

对家中女性成员的兴趣更甚于对外面的女子。大姐的巨乳肥臀近来已挑起我的兽欲。这次可趁她回家暂住之时,想法将这丰满的肉体弄来淫辱